色情探微(终结篇,淫荡少妇白洁)

论坛:江湖谈琴作者:雷立刚发表时间:2007-12-24 21:52
  5

  走过那些尸骨,不远处依稀浮现一些灯火,牛王庙,到了。
  牛王庙,成都东二环路上的一个节点,错乱地夹杂在九眼桥和双桥子两大交通枢纽之间,很长时间里,因为钢管厂的屏蔽,使它如同一节盲肠,位置有些尴尬。仿佛多余的人,仿佛第六根手指。
  然而,天知道我多么热爱多余的人,如同钟爱我自身那隐形的第六根手指。我爱无用的东西,尤其是,假如它还能多一点有趣。
  这让我想起了《淫荡少妇白洁》。我从来没有象喜欢白洁一样,喜欢过任何文学作品里的女性。某伟人说,文学要服务于工农兵,那当然已经是历史的托词,但文以载道的传统,其实永远象附骨之蛆,挥之不去。我们的文学,总带有某种功效,通过刻画人物,试图教化世人。但是,白洁,她无法去教化谁,她甚至连安娜•卡列宁娜都不如,因为白洁不能用悲惨的命运反衬背叛道德的错误。她完全就是一个毫无任何价值的盲肠。
  但她却那么多次走入我的梦境。在许多个有风的夜里,我会走过幽深的长廊,东北的老旧的中学教学楼,校长办公室里幽暗的喘息,文件柜子在轻微地碰撞,高义正以后入式进入白洁的身体。我走过去,将高义象纸人一样捏起,然而,我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白洁转过身来,她的呼吸像哭泣一样悲伤。却不是为我。
  她终究是无用的,无论对高义,还是对我。但我却无法忘记她,白洁,我的盲肠。


  6
  路终究还是要走完的,何况只是区区三公里。如今,我已经很少再看网络色情小说,因为只要写得还不错的,多数我都已通读。枚不胜举,恕不一一,然而,我却从来不曾从中找到先辈于文革中提心掉胆读《曼娜》时的那种近似于黯然销魂的快感。许多年后才蓦然明白,快感来源于压抑,当社会已经不再压抑你阅读色情小说乃至观看A片的冲动时,那么这种刺激也便无法变异为巨大的快感了。

  前几年,陕西某夫妇在家中看A片被警察抓捕事件引起民愤,矛头清一色指向警察而非那对夫妇,已经很清晰地说明,至少在大众心态的潜规则里,色情小说与A片已经对成年人解禁了。然而,千万别高兴得太早,社会如同一个生命体,它仿佛有着某种微妙的生物机能般的调节能力:一边是解禁,一边却是快感的消失,正如一根弹簧,压力越大弹力越大,如果没了压力,弹力也就没了。

  从我16岁第一次读色情小说算起,明白这简单的道理竟然花了17年时间,或许不算长,弹指一挥间,只是,正是在这17年里,青春渐渐离开着我。

  或者说,就在这悄然的17年色情小说阅读史里,我不再年轻。这就使我对色情的回忆,竟莫名地仿佛蒙上了一层缅怀青春的涵义,仿佛温情脉脉起来。然而这却并却不是我所希望的,恰恰相反,我就是想要低俗一点。去他的崇高与正义,我统统不在乎,我色情我存在,“人不要脸鬼都怕”和“无欲则刚”,其实无非是一种意思的两种表达。面对地球上布满的千疮百孔的累累的精斑,我实在找不到不色情的理由。

  抬头看去,东延线已到尽头。无论愿不愿意,路还是要走下去,只不过,已经不是东延线了。

  2007,12,24,夜,雷立刚
标签: 添加标签

0 / 0

发表回复
 
  • 标题
  • 作者
  • 时间
  • 长度
  • 点击
  • 评价

京ICP备09074917号